當前位置:時政

五位同事朋友眼中陳俊武院士的70年“芳華”

  河南日報客戶端記者 馮蕓

  1月13日下午,北京,人民大會堂。

  臺上,陳俊武院士身邊的五位同事朋友在細細講述,講述陳院士科技報國七十年中一個個或精彩或感人的瞬間。

  陳俊武院士坐在那里靜靜地聆聽,平靜的目光仿佛穿越時光,回到記憶深處火熱、奮斗的年代。

  那個滿頭華發、略顯佝僂的身影如一座仰止的山。


  國家需要就是他的選擇

  在中石化洛陽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周成平的眼里,“國家需要”,永遠是陳院士的第一選擇。

  1949年12月,大學畢業的陳俊武放棄了到北京或沈陽發展的機會,毅然來到撫順,成為人造石油廠的一名技術員。人生中的第一個重大選擇,他就把自己與祖國的命運緊緊地聯系在了一起。

  1961年底,34歲的陳俊武迎難而上,擔任了我國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裝置的總設計師。

  消化資料、分析計算、對比論證……為了攻關,陳俊武他們常常一天伏案十幾個小時,腦子里全是數據和方案。

  1965年5月5日,是中國煉油工業史上一個劃時代的日子——陳俊武領銜設計的我國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裝置在撫順石油二廠投料試車成功。這套裝置完全由我國自主設計、自主制造、自主建設,打破了西方的壟斷,帶動我國煉油技術一舉跨越近20年。

  隨后,在洛陽的五十多年,陳俊武和同事們連續開發了同軸式催化裂化、渣油催化裂化等一系列新技術,推動我國煉油技術從一片荒蕪到錦繡滿園。

  “催化裂化是有情懷的”,陳院士的學生、中國石化安慶石化副總經理的宮超發現,催化裂化反應過程中,無數顆細小的催化劑“都充滿了犧牲精神”。他細細品味,這和陳院士的人生歷程很相似,那就是,飽含著信念堅定、甘于奉獻、奮斗不止的情懷去完成使命、報效祖國。


  1982年蘭州50萬噸同軸開工。 河南日報資料圖片

  80歲再度領軍

  中石化洛陽工程有限公司首席專家劉昱講了一個“十年戰略布局和世界第一”的故事。

  針對我國缺油、少氣、多煤的資源秉賦,上世紀末,陳俊武就開始了尋求原油替代工藝。

  1997年,中科院大連化物所攻克這一世界性難題后,慕名找到陳俊武,想把這個成果工業化。陳院士認為:這項技術全世界都處于實驗室階段,誰先工業化,誰就掌握市場主動權。

  80歲的陳俊武又一次擔當研發團隊的領軍人物。每遇到技術難題,他都會親臨一線。

  有一次,在陜西華縣試驗現場,裝置出現了問題,陳院士堅持爬上了四十米的高塔,這相當于13層樓那么高。

  在與國外公司的賽跑中,他8次奔赴陜西華縣,3次前往遼寧大連,兩次北上內蒙古包頭,現場指導,推進攻關。2006年,“甲醇制取低碳烯烴技術及工業性試驗”通過鑒定。隨后,相關工程上馬并于2010年一次投產成功,奠定了我國在世界煤制烯烴產業中的國際領先地位,取得了世界第一。2014年,這項技術獲得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

  創新永遠沒有交卷的時候。中石化洛陽工程公司資深專家陳香生告訴大家,82歲高齡時,陳俊武院士又轉向了碳排放課題。他的研究為我國參與應對氣候變化談判提供了有益的建議和翔實可靠的數據。令人嘆服的是,他2011年發表的成果,與3年后北京APEC峰會上中美共同發布的中國碳排放數據十分吻合。

  時光如流水、如刻刀,把一位翩翩青年變成了一個鮐背老人,但他科技報國之心始終沒有變,愛國、奮斗、奉獻的時代楷模精神始終沒有變。


  2010年6月,陳俊武在包頭MTO現場。 河南日報資料圖片

  人生“不等式”

  中石化洛陽工程有限公司青年員工劉倩說,陳院士的人生許多“不等式”。

  奉獻與索取。陳院士對自己很“小氣”。到外地出差,常常為省點差旅費而計較。他謝絕了單位給他配秘書、配專車的專家待遇,堅持步行上班20余年。但對他人又很“大氣”。他把獎金捐給公司幼兒園和優秀民辦教師,將在鄭州大學6年授課所得20萬元全部捐出,而他只接受了學校送的一束鮮花,獻給了久病臥床的愛人。

  事業與家庭。10多年前,女兒陳欣受傷住院。陳院士趕到醫院,第一句話卻是:“我還急著出差呢!”出差回來后,陳院士每天提著飯盒,在穿梭的人流中擠上公交車,經過半小時到達醫院,親手為女兒端上一碗熱飯。

  陳院士還從尋常的科研生活中,找到了別樣的詩與遠方。他愛詩,興之所至,他會自己做詩抒懷。他愛書,他的家中,除了專業書籍,哲學、歷史、地理、文學各種圖書,應有盡有。他還是個時尚派,在央視大樓37層的天空之眼,很多人都恐高腿軟,92歲的陳院士卻張開雙臂輕盈地從玻璃上走過。


  2019年4月16日,92歲高齡的陳俊武院士每天都會準時來辦公室,收看郵件、研究課題、指導項目,風雨無阻。河南日報客戶端記者 王錚 攝

  如今93歲的陳院士仍然堅持上班,他笑稱自己是“90”后。他說“我還有一些精力,可以作些貢獻”。

  新時代是奮斗者的時代。一位現場聆聽報告的青年人說:如果有人問我,最美奮斗者是什么樣子?我會告訴他,那就是陳院士70年載在科技的春天里以身許國的樣子。